周公据说梦见一个人时他在想你

  • 作者: 解梦
  • 时间:2020-02-11 22:44:01

昨晚,我梦见你了。是否像别人说的,你正在想念我。梦里,你突然就出现在我的城市,像第一次来看我一样,依旧阳光地对我笑,你握着我的手,温度刚刚好,恰好是我记忆中的样子。你说你要带我走,这次我没有犹豫,我跟你走了,没有顾忌,没有阻碍,就只有你和我。如果,曾经我也这么决绝的跟你走,我们应该不止相见在梦里。我相信是因为你在想我,你也许也会经常梦见我,不用怀疑,我真的是在想你。

很多人会说,一定是一直想着这个人,惦记着这个人所以才会这样。又有一部分人会反驳,因为他会说,梦怎么可能是想出来的呢?你的哪个梦是先构思好然后做的吗?我们告诉你,两个答案都有道理,因为这两种情况都有!不能因为1加1有时候等于3就否定1加1等于2这个结论,因为一定会有差异的前提让这个结果符合要求。这里坚决否定一个结论:所谓梦见那个人就意味着那个人想见你,我举一个例子,有个人要死了,想见你最后一面,这个时候,会有心灵感应而导致你梦见他,这个前提是有很多先决条件的,比如,得有血缘关系,或有长期的恋爱经历,而且梦里有诀别,永别的意思。其他情况嘛,你梦见毛主席的时候,毛主席肯定不可能会想你的,不管你梦见他多少次。

为什么我经常梦到同一个人,那是我的女朋友,现在吵架分手了,还是会梦到,而且每次梦到她,在梦里她永远都是扮演着温柔善良的一面,都是好的一面,当我前天还在百度上寻找答案时,昨天晚上又梦到她带我回去见她父母。

这个网友问我们的时候,我给的答案是感情上有些理想主义,不利当下感情。因为这个小伙子提到了一个"每次”梦见,说明次数已经很多了,这么多次梦见自己前女友的好,但又没行动,因为对方还是“前女友",那么,怎么会有积极的将来呢?而且,梦里的他是被她带回去见父母的,也就是说,在潜意识里,他觉得自己一定能符合老人家对女婿的要求,符合她对男人的选择,他觉得自己是够优秀的,这样就将吵架的错都推给了对方。发现不了问题所在,只知道对方是好的,只觉得自己是够好的,若没人开导他怎么去解决问题,结局就很难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。

怎么样的”经常梦见同一个人“是因为惦记呢?

1、这个人和你有血缘关系亲属关系。

你想着他,记挂着他。常见于异地恋或异地分居的情侣,有一人出差的家人,父母惦记孩子,孩子惦记父母,兄弟姐妹之间。这种情况是第一种,属于害怕有事,或自己有事然,或者预感有事要发生后产生的一种牵连情节而产生梦境影响梦境。这就是陈鹏解梦一再提醒的说,连续的梦见,是因为梦在督促你去解决问题。

2、这个人和你有着很深厚的交情。

常见于同事,同学,朋友之间,当预感对方有事,或自己生活不如意,渴望用“交情”疗伤的时候会展现这种。包括梦里回到教室,其实也是潜意识希望自己放在那个没有特别市侩的环境下疗伤,可惜,很多人梦里回到了校园,见到了同学,却马上陷入不喜欢的考试当中。如果梦里那个人是你很讨厌的人,而且梦里他总是做一些让你讨厌的事,那就很显然你是在犯小人。

3、梦见一个印象深刻的人物后挥之不去,连续性梦见。

很多人会和我们说,他怎么总是梦见这个恶人,或这个恶鬼,或很帅气的那个人,其实梦里的那个恶人恶鬼帅哥在现实中并没见过的,但梦里一直存在,我们知道问题还没解决,潜意识或元神其实惦记着没解决,那就一直梦下去了。

怎么样的“经常梦见同一个人”是事件的提醒呢?

1、当梦里一个陌生人,一再和你说明一件事的时候。

这里需要谨慎面对,有些梦里出现这个情况的时候,是因为那个人告诉你去哪里,或去做哪件事。如果这个地方是现实中你能去,这件事不违法不违背道德,那就去做,因为有可能是好事要来了。这种梦境得确定的是梦里这个人是恶意还是善意。

2、当梦里那个人每次都是出来整蛊你捉弄你的时候。

古时候会将这种梦境列入习俗里常提到的你遇到“调皮鬼”了。就如习俗中说有些人遇到鬼打墙的时候,旁边会有鬼总是向他撒沙子,那也是调皮鬼,调皮鬼就是只是和你开玩笑的那种鬼魅。碰到这种问题,只要随身佩戴不让鬼邪近身的辟邪物品即可。如果梦里的那个人是现实中认识的,了解过的,但其实没什么交集的人,如同事,校友,明星,网友等。梦境表达的就是目前的你属于不如意时期,需要找个突破口去改善运势。

3、当梦里那个人并没互动的时候。

虽然经常梦见他,但他只是路人的话,就无需去介意什么了。比如我们上班,总要经过很多经常要见到的路人,比如保安,交警,售货员,邻居等等,他们的存在是社会的一份子,构成你生活圈的一个元素罢了。

听说,当你梦到一个人时,对方正在想你。

有这么一回事?是真还是假?

反正是听说,听说的那个人自然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来的。

且不论此言真假,在潜意识里,的确很希望事实正是如此。

起码我能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会有谁在默默想着我,遥远的真情实意,远胜过面对面的巧舌如簧。

仅仅这一点,就足以令内心温暖如春。

昨晚,我梦到一个人,淡淡的笑,没有说话,很快便擦肩而过。

梦中那人的面容是极其清晰的,一如那年分别时的青春模样。可是,那人远在天涯,多年来音讯全无,几十年了,我早已将他忘记,却在这一个没有任何征兆的时间点,突如其来地进入我的梦境,说明了什么?

莫非正如那句话所言,我之所以梦见他,是因为他正在想念我。

他是高我一级的学长,外表瘦弱,眼睛细长,象个不折不扣的南方人,但他却偏偏来自江北某城。也难怪,那时的孩子,家境贫困的多,少有魁梧强壮的汉子,北方人与南方人的区别更多的是体现在性格上。

他自然是豪爽的,哪怕从他瘦弱的身体里发出的力量不够大,但这无损于他与生俱来的勇气与自信。

而我一直认为他是有勇气和自信的,直到几年后收到他沾满泪水的来信。

大学生活远比中学时代丰富多彩,充满了青春的活力,一群来自四方八面的年轻人,离开家,离开父母,重新组成了一个大家庭。

说来也巧,他和我在各自寝室排行都是第七,因此相识后一直以兄妹相称,“七哥”“七妹”的,听上去十分的暧昧,但是我们之间却坦荡得比大海都宽广、比天空都辽阔。

这既要怪我,也要怪他。

怪我,原因特简单明了,他的形象不符合我对未来男友的要求,甚至差距还很大。是不是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心里都住着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?这个男人英俊潇洒、无所不能,可以上天入地,追星揽月,可以带着自己飞到任何想去的地方,就象超人克拉克。

怪他,那就更没什么悬念了。虽说嘴巴上大厅广众之下“七妹”叫得欢,也开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可除了必要的关心与有事时随叫随到,他根本就是一个从无私念的纯洁的大哥哥。在学校时我们基本上没有单独相处过,我们两人都在的场合,不是同学聚会,就是寝室聚会,要么就是老乡加同学聚会。

毕业后虽各奔东西,但彼此书来信往的,反倒比在校时感情更亲近了些。信中依然是七哥、七妹叫得欢,每每都关怀备至,信中的他,少了现实中粗糙的成分,一天天愈发温婉可亲、细致入微。

也曾长途跋涉来小城看我。

那年他已经南下深圳打工两年了,在一家企业做到管理层,但是并不开心,他觉得老板很黑心,人品很差,单位很多事是他看不惯的,加上又以种种理由克扣他工资奖金,他想跳槽,但却又不太舍得这两年付出的艰辛,毕竟如他这样单枪匹马在一个大都市打拼也实属不易。他决定回去后再去找老板谈一谈,如果谈不拢的话,他还是要辞职的。他来小城看我,一方面也是想征求我的意见。

生活在父母身边万事不烦神的我,哪里会懂得他生存的艰难,听了他的话,笑他太书生气,工作两年了居然没改在学校时的直率性格,但笑过后还是积极支持他炒老板鱿鱼,“凭什么要给一个对自己不好的人卖力啊?”

他好象很欣慰,紧锁的眉头松开了不少,但说笑间,依然是一副长兄的作派。

他在小城留了三天,白天我陪他到处逛逛,晚上他便一个人呆在旅馆里看看电视打发时间。早餐他自己解决,午餐与晚餐就在我家吃,爸爸对他很客气,妈妈也做了不少好菜,但他们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审视的眼光,甚至有些虎视眈眈。

从小父母对我要求就严,上学时,异性同学别说进家门了,就是多接触一下也是不允许的,现在工作了,要求自然放松,但是而象这种外地男同学独自上门来访的情况,毕竟还令他们不放心。

晚上在家,父母问起他的情况,从年龄到性格,从家庭出身到工作单位,事无具细。我极不耐烦:“好了,人家只是普通同学,休假来看看老同学,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!”实际上,从我对他大方而随意的态度上,父母是可以感觉到我对他没有一点点友谊之外的心意,这也是父母虽然看不上他,但却能够热情接待他的原因。倘若我与他真有什么超越友情的情谊,估计他早被父母拦在小城之外了。因为依他的条件,实在不是一个父母心中合适的女婿人选:不是本地人,不是南方人,没有固定工作。

与他相处,只觉得身为妹妹实在是好处多多,毕竟,从小到大,我只当过姐姐,没当过妹妹,有一个哥哥宠着,哪怕不在身边相隔遥远,心里也是暖暖的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在信中告诉他,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是一见钟情、再见深情的那种,可是,我是害羞而内向的女子,不清楚这份感情能否开花结果。我想听听他的看法,一个身为兄长的诚恳建议。

等了好久,我都快要怀疑这封信他是否收到了,终于等来了他的回信。

没有建议,满满的七、八页纸中,写尽了他压抑多年的相思以及如今美梦破碎的绝望。

他说他喜欢我很久了,在学校时惊喜于我们都是“老七”,他相信这是上天的注定,但那时却因为种种顾忌而不敢往前跨出至关重要的一步,毕业后,天各一方,他才发现原来他错过了学校时那么多好时光、好机会。而此后相互之间的鸿雁传书,再次让他鼓起了勇气,他原本以为,象我这样一个传统、文静又害羞的女孩子,只有让彼此之间感情随时间流逝而慢慢加深,直到有一天水到渠成,这才是最好的方式,他愿意用耐心陪伴我慢慢长大,而到那时,他相信自己的事业也会小有所成,他也有资格光明正大地向我表白。

万万没想到,他的美梦却这么快破灭。。

信的末尾,他用了世上最动听、最真挚的祝福词,我相信这也是我们之间结束联系的告别语,因为从此之后,他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

几十年匆匆而过,分别后的生活有苦有甜,有悲有喜,世俗的庸常早已将我打磨成一个只知柴米油盐的中年妇人,偶尔青春回忆里,也只有那个曾经让我心潮起伏、留连忘返的黄衣少年,至于这个被我唤了几年“哥哥”的人,则早已模糊在久远的岁月里,因为对我来说,他就是一个邻家大哥哥,一个可以从他那里无条件索取温暖的大哥哥,仅此而已。

此时,当我梦到他时,我宁愿相信他是在想着我的,就象曾经的那一个真正的哥哥。

展开剩余的内容

分享至